论辽宁省之开学

开学季不开学的辽宁省终于在微博热搜带来的舆论压力逼迫下,以相当不正常的精神状态决定闪击开学,其行为手段堪称令人发指。

 

一直以来,辽宁学生对开学的诉求主要缘于以下几点:其一,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线上教学严重影响教学质量,对理工科类和艺术类学生尤甚,甚至有人质问“辽宁省迟迟不开学已在全国臭名昭著,如果将来找工作面试时hr以学生毕业于辽宁高校为由不予录用,辽宁省教育厅是否应该为此负责”;其二,四六级、计算机、教资、考研等重要考试在不开学的情况下很难参加;其三,大学生有权利在疫情常态化管控时期要求过正常的大学生活。

 

现在以辽宁某高校为例,看看辽宁省是如何开学的:临时通知十天内开学,国庆前完成返校,开学后封寝,国庆期间在宿舍线上上课,原定假期并入寒假。

 

关于上课,是比在家网课更加阴间的宿舍网课。关于考试,2022年六月四六级考试推迟到九月份,九月直接取消,大学生英语竞赛取消,计算机考试取消,而十二月四六级报名通道压根没开。最恶心人的是关于正常的大学生活,辽宁省现在已经不是不让学生过上正常的大学生活了,他们更上一层楼地删去了“大学”定语,让学生直接无法拥有正常生活。十天之内开学,辽宁省似乎完全没有考虑南方学生买机票的困难。时间已经到了九月下旬,事实上最理想的办法本应是国庆后开学,但辽宁省不仅粗暴剥夺了学生原本可以自由安排的假期,还把国庆假期拿来线上上课,也就是说,学生原本要求的线下课又被砍掉了一周。

 

综上所述,学生是基于种种诉求才要求辽宁省开学,而辽宁省最后完成的真就只有开学,但完全无视了开学的实际目的,彻底暴露了其懒政怠政、简单粗暴、形式主义、无视学生合理需求的真实面目。

 

但是事实上,辽宁省教育厅的懒政和一刀切风格,并不仅仅体现在这一次事件上,而是在长时间的过程中不断挑战刷新着它的下限。

 

早在上学期,辽宁省偏在葫芦岛疫情严重时顶风开学,返校后被迫封闭式管理本来就是工作上的严重失误,但明明学校已经封得形同铁桶,就是不能恢复线下,让学生在宿舍上了一个学期的网课,然后就在疫情好转之际莫名其妙把六月份的四六级延迟到九月份。

 

如果说六月份的辽宁省毕竟还有小部分疫情,所以学生对四六级延期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但是从七月初到八月底,接近连续两个月的时间辽宁省完全没有一例新增。但就是在这一例新增都没有的情况下,辽宁省宣布原定于八月底的开学延期。恰巧在辽宁省宣布延期开学后的几天辽宁省出现了寥寥几例新增,令人不禁感叹辽宁省的谨小慎微与未卜先知。它就像那个殡仪馆在你全家身心健康的时候把灵车停都你家门口,说凡人终有一死提前一点又有何不可,没想到两三天后竟有人感冒了,它不禁洋洋得意道你看吧这小病肯定就是大病的征兆。

 

关于十二月底的四六级考试,如果疫情真的爆发,辽宁省教育厅能够在合情合理的状态下将考试延期,任何一个正常的学生都能理解。本以为省教育厅作为为人民服务的机关,应该是千方百计地为学生的考试铺路,尽管不能成功,但也毕竟努力过。然而现在时间分明只是九月初,它就连接近四个月后的考试甚至报名通道都不予开放,不知道辽宁省对于十二月底疫情是真的能未卜先知,还是根本没有自信在目前全省月新增不到50例的情况下控制住疫情?

 

纵向对比,以辽宁省某高校的防疫为例,它从2021上半年的正常出校,到2021年的审批出校,到2022年上半年的完全封校,到2022下半年的封寝,辽宁省的疫情并没有越来越烂,但辽宁省的防疫毫无道理地越来越死。横向对比,辽宁省的疫情在全国范围内严重程度可谓垫底,甚至一些比辽宁省疫情更严重(相对而言,实际上是都不严重)的地区都能正常开学。上半年是不能开硬开,下半年是该开学不开,不得不说在辽宁省教育厅政策面前就连“荒唐”一词都显得黯然失色。

 

秉持着“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核心原则,辽宁省政策的莫名其妙确乎达到了遍地开花的高超境界。以某高校为例,它的成就包括但不限于:

 

上学期,它在最后两个月牺牲了所有节假日(包括清明、五一、周末)来补课,甚至将晚上的时间也滴水不漏地利用起来,只为提前放暑假把所有学生都赶回家。有人甚至质疑为什么学生放假也不满意上课也不满意,大学生是否太难伺候,对此本人的回答是,该上课时不上课,该放假时不放假,是何异于专挑人结婚的时候嚎丧,出殡的时候放炮。

 

六月时它向保研的同学们许诺会有考六级的机会,然后到了八月末反手取消了九月份的六级,但如果想要保研,它还是要看六级。在自相矛盾的无解式背刺之下,一些本该获得推免名额的专业前十的大四学生被迫在最后三个月开始准备考研。

 

还有本次开学的诡异要求,诸如返校前十天必须每天核酸;诸如全程必须佩戴N95口罩;诸如承诺的提前十天但只提前了八天才通知返校,要么是领导们不知道对南方人来说一两天足够飞机票涨个好几百,要么是这点小钱领导们不在乎;诸如全程闭环,必须到火车站或机场后由专车直接运到学校,而不能自行返校;诸如开学后的封寝(据传甚至七天不能洗澡),网课,但对恢复线下的时间只口不提;诸如此类。然而,它的防疫要求与当前的防疫形势根本不符,它的行为往小了说叫过度防疫,往中了说叫过过过过过过过度防疫,往大了说,是被迫开学后的报复性防疫。如此绞尽脑汁竭尽全力无所不用其极,仿佛只是为了将学生挡在门外,而不顾阻拦非要返校的学生,将受到代价高昂的严惩。

 

这么长时间以来,辽宁省教育厅已经学聪明了,他们发现只要牺牲学生的利益,就能轻松自己的工作。所以他们对学生的管制越来越严格,越来越叫人不知所以,从一开始把所有人关在学校里,到后来把所有人关在寝室里,再到把所有人挡在学校外。辽宁省某高校出通知从来都是依靠腾讯会议,理由是不能留下文字证据怕被截图;上学期临近放假,明明是学校出的结课通知,但要学生写申请表示“自愿放假”,一切后果由自己承担,但如果少数学生提出要在学校逗留,辅导员会用各种理由“劝”学生回家。种种行径,简直把“不愿担责”四个字写到了脸上。他们要求学生在家上网课,但理所当然地收着一分不少的学费;他们理所当然地收着纳税人的钱,但没有半点为纳税人办事的心。

 

也不知有多少学生已经被他们驯服了。他们认为回学校就应该被封着,就应该在宿舍里上网课,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想开学的人明明要求的线下开学,但辽宁省只是断章取义地完成了开学,于是不想开学的人指责想开学的人是把所有学生一起拖下水去坐牢,学生内部吵了起来,大家都无心去为自己的正当权利做争取。就像当年鲁迅先生写的,他们建了一个铁屋子把我们关起来,叫我们窒息而死,一部分人大叫起来,想叫醒其他睡梦中的人一起把铁屋拆掉,结果被叫醒的人反而指责喊叫的人,他们都已经习惯了铁屋,没有必要再给自己增加痛苦。他们指责要求正当开学的人,就像在叫骂道“让你们禁鸦片禁鸦片,这下好了英国人打进来了吧”。

 

无视是最大的轻蔑。一直以来,学校只会甩给学生一个没有任何解释,也不给任何希望的通知。开学不开了,考试取消了,没有原因就算了,甚至连“疫情控制住后会开学”或“疫情控制住后会重新举办考试”这样虚无缥缈的念想都不肯施舍一下。学生的呼声顶到热搜前三十,毫无动静;到了热搜前二十,毫无动静;到了热搜前十终于坐不住了,开了个会,闪电般开学,但对开学背后的真正诉求,视若无睹。要开学了,连续一周零新增了,但除了给个封寝网课通知,什么时候线下,什么时候解封,有没有可能线下,有没有可能解封,只字不提。它就像封建时期的官僚,只传达命令,传达他们想当然的命令,偶尔在民怨沸腾之际显示存在感,结果也不过是激起更大的怨恨。它连折磨都如此无动于衷。最大的轻蔑是无视。

 

写这篇文,不单是替学生发声,让其他人知道辽宁省高校学生们的正常诉求,让其他人知道辽宁省高校学生们正常的诉求被无视被置之不理被反复背刺的尴尬处境;也是想让其他人知道辽宁省的种种行径,已经寒了多少辽宁学子的心。同时,本文声明,对辽宁省“形式主义”“官僚作风”的价值判断即使并不客观,但也是无数辽宁学子在辽宁就读之后的真实感受;同时,本文所记述的辽宁省教育厅的各种行为均属事实。综上,本文作者在此敬告辽宁省教育厅,假如辽宁省教育厅认为辽宁省学生对其存在误解,那么希望他们是正视而不是无视学生需求,以免更进一步地深化双方矛盾。

 

更多详情可浏览微博词条:#辽宁高校大学生拒绝铁桶式管理# #疫情下的辽宁高校# #辽宁省教育厅报复性开学# 等

 

文章部分内容代表本人观点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日生火学社”,头图源自网络。
本文标题:论辽宁省之开学
本文作者:zyq
本文链接:https://zyq.today/archives/99668
版权声明:本站采用 BY-NC-SA 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出处!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UID: 503262632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Mirror
amashiro.natsuki
genshin
上一篇
下一篇